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

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
书名: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
类别:社会都市
状态:连载中
作者:秋很长
更新:2024-02-12 14:35:01

在线阅读

简介

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最新章节,最新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,为孤煞王爷连连生子后当贵妃了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非常好看,【双洁+1V1+多子+甜宠+宅斗宫斗】\n熙和四十年,绿卿成为晋王的通房丫鬟。 \n她很清楚,她要借着晋王的恩宠早日生下孩子,以便在王府站稳脚跟。 \n八年的时间,她一边在后院同其他女人斗智斗勇,一边使尽浑身解数爬到侧妃的位置,并为晋王生下四儿一女。 \n晋王继承大统后,绿卿从侧妃一跃成为明贵妃,享帝王专宠。\n**\n——征合二十年春,帝禅位于太子,携贵妃离京前往白鹤城。 三年后,明贵妃魏氏,薨。帝大恸,追封贵妃魏氏皇后位,谥号元懿皇后。 又一年,帝思虑过重,病重不起,药石无用,于细雨绵绵的深夜驾崩,帝后合葬白鹤城。 \n实际上,燕扶光也不懂何为爱,他只知道,他要和魏绿卿生同衾,死同穴。

大爱仙尊 爱上游泳教练老王刘诗诗
顾总别虐了,许小姐嫁给你哥了许妍顾臣彦 舔狗反派只想苟,女主不按套路走!陆程文冷清秋
叶萌萌 苏雨涵 乔梁
章节目录
精彩节选

雪虐风饕中,鹤鸣院俨然一处风暴中心。

“快!叫大夫来!”

“快点去!迟了小心我割了你们脑袋!”

身材圆乎的老太监一吼,腿脚快的小太监很快就飞奔出去。

脸色黑沉的钟嬷嬷再不复往日的冷静,她怒道:

“方进宝!殿下进宫一趟为何会变成这样!你告诉我!”

方进宝红着一双眼也跟着吼:“那是皇上递来的酒!!”

吼完他就哭了,抖着肩膀垂下脑袋,眼泪鼻涕一块儿哗哗往下流。

皇上递来的酒,殿下和他都没多想。

谁料到那酒里掺了合欢散。

王府里养着的几个大夫白着脸,风雪交加的时节他们流了满头大汗。

“钟嬷嬷、方公公,此药太烈,就算给王爷服药了也不能彻底缓解,还是需要……不然会损害性命。”

此时,屋内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。

燕扶光坐在加了冰水的浴桶里,手心握着一片锋利的碎片,扎得他鲜血直流。

疼痛让他得以和越来越迷乱的意志对抗,也听见了方进宝鬼鬼祟祟打开门的声音。

“滚进来。”短短几个字,压抑着极大的怒火。

方进宝看着燕扶光双目赤红,忍得手臂、额头青筋鼓起的样子,终于狠狠心大着胆子道:“大夫说、说光是喝药没用,殿下……奴才、奴才让人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燕扶光锐利的目光似刀锋般逼近方进宝。

方进宝咽咽唾沫,深知他家殿下虽然现在被下药了,但还是有本事把他掐死的,便默默闭嘴出去了。

“怎么样?殿下同意的话我马上去安排人,前段日子给殿下安排了通房丫鬟,现下也能派上用场了。”

“姐姐,殿下什么性格你我最清楚不过。”说到这里,他耷拉下肩膀,深深叹了口气,“这可怎么办才好?”

一边是殿下的性命,一边是殿下莫名其妙的底线。

无论是什么,他们身为下人,都不敢轻易选择。

两人愁眉苦脸对视一眼,最终是钟嬷嬷更有魄力。

“贵妃娘娘临终前让我们照顾好殿下,现如今再没有比殿下性命更重要的。”

方进宝也想起来从前的主子,红红的眼眶马上又湿了。

他一边焦急地看了眼卧房,一边点头。

“既如此,我便去安排人过来,你先服侍殿下把药喝了。过后要是殿下追究,责任我来扛。”

钟嬷嬷潇洒转身,气势有种舍身赴死的决绝。

绿卿早就听见了屋外不同寻常的响动,但没人来叫她,她就不敢轻举妄动。

屋里住的另外两人窸窸窣窣交谈。

桃雨问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雪儿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声音,过了会儿才猜测道:“王爷好像病了,我听见方公公让人去叫大夫。”

忽然,房门被敲了两下。

绿卿还没下床开门,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钟嬷嬷像一个阴间使者,目光逡巡在人脸上的时候会让人止不住后背发凉。

好半晌过去,她点了点站在最后面的绿卿。

“你,跟我来。”

半夜被叫起来,绿卿还没来得及把棉袄穿上,就衣衫单薄、忐忑不安地随钟嬷嬷站在了燕扶光的卧房门口。

这一站几乎就站到了五更天。

绿卿冻得浑身僵硬,被钟嬷嬷推搡一把送进了卧房里。

门在她身后被关上,方进宝和钟嬷嬷的交谈她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再不能等了,药灌下去几大碗没什么用!再等下去殿下会伤了自己!”

“姐姐,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是你确定王爷会碰她吗?要是碰都不碰,直接杀了扔出来呢……”

绿卿一颗心跳动更为剧烈,她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极大的恐惧如同室内的昏暗,紧紧将她裹住,而其中急促的、压抑的喘息仿佛一把闪着寒光泛着血腥的刀横在她脖子上。

卖身为奴的十几年里,这是她对死亡感受最为真切的一次。

比以往任何一次亲眼看见的鲜血、尸体都更直观,因为这次的主人公是她。

几息之间,绿卿努力为自己寻求生的希望。

她的命显然不及王爷的命重要,当好了解药或许还能搏一搏。

绿卿深吸几口气,缓缓迈出步子。

那道呼吸声存在感太强烈,绿卿循声过去。

还没靠近,脖子就被掐住。

她看见一双充满弑杀怒火的眼睛。

“滚。”

下一瞬,她被扔在地上。

绿卿赶紧爬起来跪好。

因为害怕,音调都是颤抖的,但她还是竭力陈述清楚:“王爷,方公公和钟嬷嬷让奴婢进来为您解毒……”

不是她自己要来的。

燕扶光再没有耐心,再次扣住她纤细脆弱的脖子。

绿卿忍不住浑身颤抖,感受到那双手力道越来越大,她已经呼吸不上来了。

知道自己逃不过,绿卿闭上眼睛放弃挣扎,尽量平静地接受比她期望中到来得早上许多的死亡。

可眼泪却是止不住流,顺着脸流过上扬紧绷的下颌、脖子,打湿了燕扶光的手。

忽而,那双手松了力道。

“咳咳……”绿卿瘫在湿漉漉冰凉的地上剧烈咳嗽。

劫后余生的欣喜还没在她脑海中做出反应,衣服撕裂的声音随即响起。

暗夜里绿卿的眼泪与地板上浴桶中溢出来的水融合。

她的意识飘远了。

她问自己。

以后还会好起来吗?

好像不会了。

……

两个时辰。

从她踏进卧房到出来,整整两个时辰。

绿卿是被人抬出来的,她没死,但实际情况却不必真正死亡好上多少。

这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。

钟嬷嬷没让丫鬟把她送回先前的房间,而是安排了个单独的屋子给她。

看着绿卿脖子红肿发紫,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子的模样,向来心狠手辣、行事果决的钟嬷嬷都没忍住心软了。

可习惯了冷言冷语的人说出的话怎么会好听。

“我不是在害你,五个人中偏偏选了你,你就得明白,这是机会,抓得住你就能往上爬。能伺候殿下是你的福气,好好珍惜。”

往上爬?

绿卿在心里细细咀嚼了这几个字,最后转动空洞的眼珠看向钟嬷嬷,嗓音嘶哑干涩道:“多谢嬷嬷。”

是的,她要往上爬。

从她选择来当通房丫鬟的那刻起,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。

暂且不管第一步迈得多难堪,她都没资格不满,她还要继续一步一步在王府站稳脚跟。

同类推荐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