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行榜

晴时踏雪覆白桥
双生姐妹落入书中,引发一连串谜题,究竟是选择一同揭开谜题还是选择深陷泥潭,分道扬镳……最后决择是be还是he就看双女主如何抉择
连载中
高武:我,人间武圣,镇压万族白藏三月
林墨穿越到武道为尊的高武世界,消耗资源就能无限进化修行法。当别人还在闭死关,用数十年苦修以求突破时候,林墨早已一骑绝尘。【修行法:《基础锻体术》,(可进化)】【
连载中
我,法外狂徒,又落网了
“法外狂徒又落网了!?” “这是第几次了?” “第42次!” “......” ——以上,摘自网友评论。 ...... “至今,我们犹不知......” “为何法外狂徒落网几十余次,却一次也未被定罪!” “我们更不知.......” “明明身为法外狂徒,功劳奖章却比警察还多!” ——以上,摘自《法外狂徒日报》,由江三市独家出品。 ...... “到底是谁在污蔑我,说我是法外狂徒的!?” “我是个守法的良民!” 记者会前,身为几十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,被誉为法外狂徒的许生很生气,他大力拍着桌子。 “还有,凭什么说我的员工也是法外狂徒?” “难道就因为他是个大厨,我们叫他‘拔叔’吗!?” “可恶,你们这帮以貌取人的家伙!” 面对记者,许生看着镜头,他十分不满的抗议道。 次日。 记者和警察在一起极其恶劣的凶杀现场抓到许生。 许生再一次落网。
连载中
没有英灵的我只能手搓神话版自己
楚墨带着一扇时间门,穿越至神话复苏,古英灵降世的时代。这里的顶级强者,可横纵寰宇,摘星落日,念动破碎星域。 处于社会底层的楚墨,只能借助时间门,穿梭于历史长河,在过去塑造一个又一个神话版本的自己,凝聚为英灵。 【人族圣皇】【儒家夫子】【弑神天尊】【封神之主】【诸道古祖】……在别人惆怅,自己该怎么获得第一个英灵的时候……楚墨看着众多神话版的自己,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 ……与此同时,随着时间流逝,获得众多上古英灵传承的巨头强者们,也感觉到了不对。 “?等等,我之前获得的英灵记忆,显示过我传承的那位,其实一生都在追杀一个男人吗?卧槽,妖清龙脉被那人斩断了?这才是清朝覆灭之缘由?”——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乾隆英灵继承者。 “真正的历史原来是这样子的吗……那个男人,以一人之力,杀遍天上地下,为人族争命,这才让我传承的那位平定天下,迎来了人族的长治久兴。”——朱元璋英灵继承者。 “只他一人,独断了万古!”——道德天尊英灵继承者。
连载中
八零海岛小夫妻,养崽撩夫甜蜜蜜
江嘉意穿书了,穿到了1980年,一睁眼就遇到原主的丈夫正在逼她离婚。 这样的狗男人还留着干什么?于是她当即同意,并且在手续办完之后一封举报信断了渣男的青云路。 江嘉意带着便宜儿子去海岛散心,一下火车就遇到了难得一见的帅哥。 看得自认见多识广的她也忍不住啧了一声,觉得养眼得很。帅哥是岛上的军官,高大英挺却无心婚姻。 收养了战友的儿子,甘愿做一名未婚爸爸。一个离异有娃;一个未婚当爹;看着看着两个人就看对了眼……PS:非女强文,男chu女非。
作者:眠溪
连载中
再无离歌
黎歌自小就缺失安全感,偏偏黎父拆散她和未婚夫,一个月之内硬是将她嫁给陌生人沈舟凌。 一个仰人鼻息的上门女婿,黎歌以为沈舟凌会对她乖乖臣服,殊不知他早就掌握她的命门,用尽手段,悄无声息拉她坠入万劫不复之中。 ps:慢热,狗血
作者:倦柔
连载中
重生八零,她靠听劝系统成了首富
温慕宁因为医闹和同事使坏,被病人家属砍死,一觉醒来穿到80年代。 成了一个长相年轻貌美的傻子,娘家重男轻女,以100块钱的高价把她给了程之衍。 温慕宁的样貌被村人觊觎,被全村妇女不行喜各种给她挖坑。 温慕宁接收记忆之后,发现自己群狼伺虎,好在她运气不错,绑定了一个听劝系统,只要听取别人的建议,就能得到相应的奖励。 渐渐的大家发现她们挖苦温慕宁的话,最后都一一成真了,温慕宁过得越来越好,她们嫉妒的眼吃不好,睡不好。 她们气的不再说话。 温慕宁带着程千宇渐渐从小山村搬到京市。 程之衍回来小山村找不到人,没想到他不放在心上的小妻子,此时声名鹊起,身边追求者更多,他开始着急了。 “宁宁,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丈夫吗?”
作者:好运绵绵
连载中
甜软娇气包,宠软大佬腰
众人皆知,沈七爷娶了个捧在手心的娇气包。谁也不敢招不敢惹,生怕触碰七爷的逆鳞。 只有林酒酒本人知道,这全是假象。不小心扯到他的裤子,沈唤:“动一个把你手砍了喂狗。”想吃他亲手做的饭,沈唤:“老子头摘下来给你吃你要不要?”偷偷溜出去找男模喝酒,沈唤:“出轨?行,这两天不用下床了。”他凶得要命,总把小姑娘吓哭才满足。 然而某一天,乖乖软软的林酒酒消失了,消失在大婚后的清晨。素来平静散漫的沈七爷头一次慌了神,恨不得翻遍整个南州市。 最后有人瞧见,酒宴深处,沈七爷恶狠狠地将人压在墙角,双眼猩红:“林酒酒,你有没有良心?”【白切黑小可爱x疯批病态沈七爷】
作者:小旧
连载中
女帝流落人间,我教她种田
林万一朝穿越,正赶上官府发老婆,还一发发五个。大老婆锤肩。二老婆捏腿。 三老婆小鸟依人……殊不知,夜夜锤肩的大老婆,竟是流落人间的女帝。 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,唯我乐逍遥~
作者:长歌辉煌
连载中
过雨
下本开《匿名怪咖》伪兄妹同居梗,感兴趣的点点收藏吖~ 【野狗X公主】 【双向救赎|破镜重圆|久别重逢】 温槿十七岁那年,扎着公主头,穿着妈妈从Harrods买回来的小洋裙,踏着小白鞋,被同学怂恿着一起去城中村探险。 那也是她记忆里第一次遇见靳桉。 夏晚暴雨初歇,空气中满是潮湿粘腻的味道。 靳桉浑身泥泞靠在破败的墙边,脏得像条野犬。 他偏头,吐出口带血的唾沫,目不转睛地盯着吓得瑟瑟发抖的她。 而后视线下移,落在她一尘不染的小白鞋上。 女孩脚踝纤细瓷白,干净得让人想摧残。 “小公主。” 少年对着她慢悠悠扯笑,目光晦涩难明,“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 - 城中村是一个城市最为混乱腐烂、最为肮脏不堪的地方。 靳桉就出生在这里。 他暴戾又冷血,半大的少年揍起人来拳拳见血,细碎黑发下眉眼凛冽,像是晴朗夏日陡然兴起的雷暴。 周围人怕他,恨他,却无人敢惹他。 而温槿自小娇生惯养,是象牙塔里长大的明珠,怎么想两人也不会有任何交集。 - 直到十八岁那晚温槿结束和一众好友的成年派对,被搀扶着回到卧室。 常年紧闭的窗户打开,风呼呼往里灌着。 她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一身黑的少年逼至墙角。 唇齿交缠间,靳桉哑着嗓子叫她。 “十八岁了。” “张嘴,公主。” * “各种辛苦就会像漫长的雨,但只要和你在一起,我就能忍耐。” ##酸涩救赎,野狗男主十数年暗恋 * 带带预收《匿名怪咖》伪兄妹救赎文 连漪高二那年,连宣山提着行李搬进她家。 她当场丢掉连宣山所有的行李,高声骂他怪咖。 一年后。 禾水县夏日傍晚,天边火烧云蔓延。 卧室内空气潮湿、暧昧、闷热,墙壁被余晖染成金色。 男人咬着烟,背脊微躬坐靠在床头,宽肩窄腰,赤着的上半身肌肉紧致,眼如点漆眉似墨画,颓散又放松。 连漪起身抢过他嘴里那支烟:“连宣山。” 她擦着脖子上的吻痕,恶狠狠道,“哥哥是你这么当的吗?” ##陌生人变兄妹,兄妹变情人
作者:玫花露
连载中
觉醒神通后,妖魔皆薪柴
韩玥将右手覆盖在《万法辑录》的第一页之上,脑海中的记忆缓缓浮现。 “叮!已满足抽取条件,是否抽取神通?” “本次抽取关键词为:位移!” “抽取”!韩玥毫不犹豫的选择。 “叮!恭喜你,抽中神通【玉虚·纵地金光法】!”
作者:派大康
连载中
神仙府鬼神功
林一尘为遗孤子,被不知名老翁收养,后五年,老翁去世,在五指山出家当道人,学的一身奇术,拯救世间苍生,横扫一切牛鬼蛇神,人送绰号神仙府鬼神功。
连载中
皇朝秘闻
一次平常人家普普通通的难产,却关联着暗潮涌动的天下布局。一块祖传的龙牌却隐藏着一座传说中的宝藏。 一本不起眼的经书却掩盖着一场扑朔迷离的宫城之变。行人司、和丰楼、影卫等几大势力明争暗斗,你抢我夺。 在风云诡谲的浪潮下,让我们静看钟烁解开那一个个尘封已久的世纪秘闻!
作者:疯紫阳
连载中
超级中医
,查看完整作品简介。
作者:不谷
连载中
多了四个逆子她喜当娘
《多了四个逆子她喜当娘》孩子们叛逆不听话怎么办?美食的方子被人惦记怎么办?自己的救命之恩被人冒领又怎么办?
连载中
白天侯门主母,星夜流光相皎洁
《白天侯门主母,星夜流光相皎洁》【宫斗宅斗+重生爽文+甜宠+前夫全家火葬场扬骨灰+医妃+真假千金】\\n林晚意出身医药世家。\\n重生后她发誓,这一世,她不再逆来顺受。\\n那些伤过害过辱过她的人,定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!\\n可一睁开眼,就看到那个暴戾残忍的男人,邪佞微笑。\\n后来,全京城得知那个暴戾残忍的九千岁宴辞,竟然要成亲的时候,都在...
作者:鱼非语
连载中
仙剑临尘
《仙剑临尘》家国覆灭,韶华逝去。\\n看烟云散尽,葬凡尘过往。\\n自破败中崛起,自盛世后变强。\\n秩序的枷锁已被打开。\\n以浅渊之名,是终焉还是轮回?\\n……\\n预言将至,家国覆灭,自此少年苏浅不再如初。\\n不曾背负家国情仇,亦不曾卷入阴谋漩涡。\\n有且仅有属于苏浅的因,一路所见所闻所留下的果。\\n当这些交汇于一起时,苏浅才发现已踏入迷途。\\n亲人逝去,朋友别离,此间所结之伴,落
作者:时光无心
连载中
离婚后的我,成为最强捉鬼天师
【道士+鬼怪+都市+赘婿+追夫火葬场】法力高强的捉鬼道士张不染,在一次捉鬼任务中被恶鬼种下诅咒,三年内不得使用法力。 入赘温家,受尽冷漠妻子的疏离。三年后,张不染重得法力。毅然决定和妻子离婚,离开温家,重新踏上斩鬼除魔的旅途! 妖魔鬼怪们害怕了!前妻她后悔了!小鬼:“什么?张不染回来了!快跑啊,是那个疯子道士啊!”前妻:“张不染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发誓会加倍对你好!”张不染:“不好意思,我一心捉鬼,没功夫情情爱爱。”任你妖魔鬼怪、魑魅魍魉,我张不染一剑斩之!
连载中
可是他长得美啊
惊蛰是个太监。不过是个假太监。 这是个秘密。 比起这个秘密还要麻烦的秘密是,他和宫里一个侍卫勾搭上了。 这侍卫长得漂亮,脾气还暴。 当然,勾搭也是有原因的。 惊蛰非常倒霉被一个奇怪的系统缠上,发布了一连串他根本完成不了的任务。 更倒霉的是,任务失败,还会有惩罚! 更更倒霉的是,第一次失败的时候,他的身边,还有个被卷起来的倒霉蛋儿! 不过……倒霉蛋,倒是长得挺好看的。 可惜,就是脾气不好。 忒忒不好。 * 惊蛰也不知道自己是昏了头,还是得了病,怎么就给自己惹这么个麻烦。 可能因为他好看。 还特别漂亮。 当他被人从冷宫拖出来,压着跪在地上时,地上浸满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裳。 有人踩着黏腻的稠血走来,将他拉起,仰头露出面容时—— 长着和漂亮侍卫一模一样的皇帝,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。 染血的手抚上他的侧脸,“怕什么?” 他闻了闻惊蛰的脖颈,湿冷的气息令人哆嗦起来。 “你不是喜欢寡人吗?” 惊蛰悔啊,早知道,早知道他就…… 友人:“早知道你就不乱搞了?” 惊蛰:“……可是他长得美啊!” 友人:“你没救了。” 【阅前提示】 都是初哥。 攻很疯,没有底线。 风味古早,剧情不喜欢不要勉强,请及时止损。 (可以骂作者bt,但请不要人参公鸡,鞠躬) 新文预收《谁人不爱他》 亓官牧年少时,捡过花,捡过动物,也捡过阿五。 被捡的花种下,在花园里招展;被捡的动物秋日飞去,来年春又回;被捡的人走了,就一去不回。 二十岁那年,家里出事。 顶梁柱的父亲锒铛入狱,母亲晕厥,长姐被休。 有曾被亓官牧帮过的人人,悄悄给亓官牧指了条“明路”。 去求那位刚刚回京的太子殿下。 当他终于见到太子时,亓官牧却发现,这位高高在上的殿下,却和当年离去的阿五有着七八分相似。 哈,不可能。 阿五怎么会是……太子呢? * 那人的怜惜不值得,那人的宽容谁都可得。 贪婪的欲望只会越发滋长,直到毁天灭地,将要失控时,闻人晏毫不犹豫离开了。 直到亓官牧一步一个踉跄,主动走到他身前来。 ……这可就怪不得他。 【文名文案可能会改,谢谢】
作者:白孤生
连载中
当前第1页